最美

来源:福建长安网
[2017-11-23]

□傅怡雯

“云想衣裳花想容”,李白的这句诗“揭穿”了天下所有女子都祈望有华艳衣服和娇美容颜的普遍心理。作为一名“80后”的女孩,我何尝不是这样。

人们都说,少女之美,美在自然,“芙蓉如面柳如眉”;青春少女,美在气质,“淡妆素裹总相宜”。上了大学,也到了该打扮的年纪,我和许多女孩一样也追求时尚,崇尚时髦,成天做着自己“美的梦”。市面上的新款衣服、化妆用品,只要我喜欢的,一开口,父母总会在生活费之外追加一笔“化妆费”。毕竟,他们就我这么一个宝贝疙瘩。

不料想,一场公务员考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,2010年,我成为福建省三明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(劳教所前身)的一名人民警察。

要去报到了,妈妈看我对着整一衣橱五彩斑斓、各式各样的衣服发愣、落泪,知道我心有不舍。她说:“带一两件就好了,当警察的,能有多少时间打扮自己啊,我帮你收拾好,留着回来穿吧!”

的确,人民警察能有多少时间打扮自己?进到戒毒所,一头秀发被无情地剪去、换上宽松且硬邦邦的作训服;接着就是两个多月的队列训练、警体技能培训和业务知识学习。一整套全军事化管理的“魔鬼训练”使原本脆弱的我几近散架,感觉好长一段时间身体中的每一个零件都难以“复位”。被“折磨”了一段时间,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,哪还有心思打扮自己?真有点李清照词中所描述的“风住尘香花已尽,日晚倦梳头”的感受。

训练终于结束,我被分配在教育科工作。不知是忘了纪律要求还是“女为悦己者容”的心理作祟,总想在男同胞面前“臭美”一下,于是,我的“小资情调”又萌发了。一天在办公室,我迫不及待将网购的新衣打开展示给同事看,原以为能博得一番“好评”,不料,我发现科长廖忠旺站在门口,他那张原本和蔼可亲的脸骤然黑了下来,他极其严肃地对我说:“小傅啊,警服是我们最好的装扮。你羡慕别人花枝招展,却不知道她们羡慕的目光一直投向你的这身警服。”

廖科长的这番话彻底颠覆了我的“审美观”,我对人民警察“美的定义”有了深层次的理解。

头顶警徽、身着警服,虽未在一线执法,强烈的责任感让我从未淡化自己的角色,用心地对待每一项工作、每一个环节。从警八年,我由一位“青葱少女”变成有自己的思想、有目标理想的戒毒人民警察。八年来,我初心不改,砥砺前行,工作得到各级的肯定和奖励: 2012年撰写的成功戒毒矫治个案“生活在阳光下”一文被司法部评为优秀奖;2012年被评为全省“中华魂”主题教育实践活动优秀辅导员; 2012年11月作为优秀宣讲员代表劳教系统在省司法厅“中华魂”主题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演讲;2013年参加省戒毒局廉政辩论赛获优秀辩手称号;我还三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。

一件小事在我记忆深处留下深刻印记:2015年秋的一天,在一次禁毒警示教育活动中,戒毒人员刘某辉拉着我的衣襟说:“傅姐姐,穿警服的你最美了。我马上就要回家了,我会记住你的。”我发现,一张稚嫩的脸上满是泪水。

这位十九岁少年的话,恰恰击中了我的内心。也许我不能像同龄女孩那样长发飞扬、衣袂飘飘,然而看似寡淡的我内心却有别人体会不到的自豪与骄傲。淡极始知花更艳,不沾粉黛气自高,在靓丽与责任之间我们选择了后者,因为拥有女儿情的我们,有着一腔英雄气概,甘愿踏着铿锵玫瑰的步伐,谱写如歌的警察岁月,这样的我们,最美了!(作者单位:三明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)

【责任编辑:谢海燕】

百姓关注

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