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信奇葩证明是种病

来源:法制日报——法制网
[2017-11-21]

张海英

对于这种缺少基本信任、喜欢折腾人的用人单位,应聘者或者职工完全可以用脚投票,让市场教训这种用人单位。

近年来,各种“奇葩证明”引发广泛关注。近日,贵阳中医学院在其官网上发布专门通知,告知社会上的用人单位:学生的毕业证、学位证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据,足以证明其入学时间、毕业时间、就读专业、学制、学历、学位等情况,贵单位应取消此类证明或材料(11月20日澎湃新闻)。

贵阳中医学院之所以发布上述通知,是因为近年来,该学校不少已经毕业的学生应所在单位要求,找学校开具学历等相关证明。学校发布这一通知,就是希望能让学生少一些折腾,但用人单位未必重视这个通知。笔者倒是希望,这一通知能引起有关部门重视。

针对各种奇葩证明,2015年以来有关方面出台多项举措进行治理——梳理证明清单、简化办事流程、提升信息化水平等,收效也比较明显。但为何还会有不少已毕业学生找学校开学历证明?笔者以为,主因是“有毕业证还要求有学历证明”的用人单位得了几种“病”:

第一种是“多疑”。用人单位怀疑应聘者或职工所拿的毕业证、学位证是假证,所以要求其再找学校开具学历证明。不可否认,如今假的学历证件比较多,但对单位人事部门来说,鉴别学历证件真伪并不是难事。然而,某些用人单位宁愿相信一纸证明,也不相信有法律效力的证件,可见“病”得不轻。

第二种是“懒惰”。鉴别学历证件真伪最简单、最有效的办法是进入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进行查询。但用人单位却不这么做,唯一的原因就是懒惰,宁可折腾应聘者或职工去开学历证明,也不愿意自己动手查询。即使用人单位人事部门人手确实少,也不至于没有时间上网查询。

第三种是“霸道”。由于我国人力资源市场长期供给大于需求,由此导致用人单位与职工的地位一直没有实现真正平等,用人单位明显处于强势地位。所以,部分用人单位不是歧视职工,就是提各种过分的要求。这种“霸道病”,可以说既是市场长期惯出来的,也是在法治乏力的环境下养成的。

其实,“有毕业证还要求有学历证明”的那些用人单位,对应聘者或者职工是持一种怀疑态度的,既不相信个人简历、笔试面试结果,也不相信学历证件。对于这种缺少基本信任、喜欢折腾人的用人单位,应聘者或者职工完全可以用脚投票,让市场教训这种用人单位。

另外,还应该通过行政手段和法治手段对“有毕业证还要求有学历证明”说“不”。去年9月施行的《关于改进和规范公安派出所出具证明工作的意见》,是12部委联合出台的,其中包括教育部和人社部。根据该意见,公安派出所今后不再出具证明当事人文化程度的学历证明,这对用人单位却几乎没有影响。

在用人单位要求下,学校该不该出具学历证明,或者在什么情况下应出具学历证明,这些问题目前似乎还未规范。所以,贵阳中医学院“这两年起码有近800名已经毕业的学生找到学校开这一类的学历证明”就不难理解了。鉴于这种情况,教育主管部门与人社部门有必要联手对症下药,这显然比一所学校的通知更管用。

而且,部分用人单位不认可有法律效力的学历证件,这个问题也应该引起有关方面高度重视。从维护合法学历证件公信力、维护职工合法权益的角度来说,不仅要进一步严厉打击学历造假行为,也要进一步完善相关劳动法律法规,对任性的用人单位进行适当约束,唤醒用人单位对职工的基本尊重。

【责任编辑:谢海燕】

百姓关注

更多>>